大华网 > 龙泉

闲话“文青”

  刘小萱 摄

 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真实的人生或许“一地鸡毛”,生存、功名、职场、社交、社会角色等,都使我们免不了要做一些自己并不真心想做的事情,能把“文艺”当职业甚至生活的,毕竟是少数。但我们至少可以保有一颗“文青”的心,一点浪漫情怀,一点非功利的追求,一个丰满的精神世界。

  

  

  我的老领导在退休前将几十年见诸报端的散文随笔结集出版,嘱我给他写个评论。因为他从中学起就以作文出名,之后笔耕不辍,总有散文随笔见报。后来他的级别越来越高,文学性的文章逐渐少写。在我的心目中,他曾经是上世纪80年代的文学青年,因此一个标题油然而生——“一颗文青的心”。

  但我转念一想,现在网上说“文青”,好像已经不是当年“文学青年”的简称。到网上查了一下,果真如此。“文青”是“文艺青年”的简称,基本意思是指喜欢文化艺术的青年人。其特点却有多个版本的解释,有些还挺负面的,例如,“没有生活能力,挣不到钱”,“有不切实际的梦想,痴呆而固执”等。我于是放弃了这个题目。

  过了几天,一个当年在汕头真正的文学青年发了一个链接给我,原来他把上世纪80年代我在汕头文学刊物上发的小说和他据此写的评论重新发来了。读自己青年时期的习作,一股青涩之味扑面而来,难以想象它出自我手,但这不禁勾起我很多回忆。

  我们这一代人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不少怀有“文学梦”。多梦的年龄又有强烈的表达欲,于是从日记到作文,只要能表现写作能力的地方都不会忘掉。改革开放后,中国掀起了一股文学热,文学期刊曾经“洛阳纸贵”,一些无名青年突然成为知名作家,而且成本很低,只要有纸笔和投入时间精力就可以干,这给我这批青年很大的想象空间。何况那个时代我们都或多或少有厂矿农村的社会经历,一些年轻人开始埋头写作。后来,年轻人联合起来,形成了圈子,最终注册成立了正式的社会组织,名曰青年文学会。由于热爱写作的人多,有不同的圈子,当时竟然有两个青年文学会,隶属不同的主管部门。我们组成松散的编辑会,出版自己的内刊,刊登诗文,同时也经常聚会。年轻人聚在一起,讨论起来海阔天空,不知天高地厚,有点“恰同学少年”“指点江山”“激扬文字”的味道。

  今天想起来,这些人不也是有点“痴呆而固执”吗?自以为只要坚持写作,总有一天能成为伟大作家。几十年过去了,最多也就有几个人成为各级作协会员,出了几本小书而已。

  不过,有写东西的习惯本身,可能也是很重要的。在很多单位,说一个人有才华,经常是指其能写。但是能“写”什么?却大不相同,在社会上能写轰动一时的小说,可能写不好简单的公文和消息。公文和消息写得很让人佩服的人,却写不出让人感动的内容。

  当年坚持写作的人,今天都到了退休年龄,如果对他们的终身职业做一个统计会很有意思。就我认识的人里面,大约三分之一进入机关,三分之一进入新闻单位,三分之一是各种自由职业者。也就是说,三分之二的人一直在写,不同的是开始是“私人性质的写作”,后来都成为“公文写作”,新闻写作与公文写作是相关的。

  这个过程其实不是很容易,要写出好的文学作品,需要一颗敏感、细腻的心,在人们习以为常的生活中挖掘出动人的内容。你可以称之为有“文青”的心。而写出好的公文或新闻作品恰恰相反,要完全摒弃自我,过滤情感,讲究干净和准确。写公文是从政的基本功,因此多数人到了这样的岗位就努力在这方面下功夫,久而久之思维模式就变了,人们常常称之为“成熟”了。

  成熟固然是好事,但一个人完全“熟透”了是很悲哀的。人生一世,除了功利性的一面,更高的境界是审美的境界,而审美需要我们保持一颗赤子之心,用孩子纯净的眼睛去看世界。

  相对而言,80后、90后有更多、更稳定的“文青”。因为时代在进步,职场更多元。连电影都有一个专门的分类,叫做“文艺片”。“文艺青年”成为一个身份标识,他们可能是歌坛上摇滚、民谣等形式的“独立音乐人”;可能是豆瓣网上非常小众的“兴趣小组”成员,可能是潮流界环保袋、手工服饰、玩偶等“创意市集”概念的参与者等等。与我们这一代人相比,他们有更多的条件直接从事“文艺”或“准文艺”类的工作,甚至把生活都过得很“文艺”。

  人生不是“文艺片”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真实的人生总是“一地鸡毛”,生存、功名、职场、社交、社会角色等,都使我们免不了要做一些自己并不真心想做的事情,能把“文艺”当职业甚至生活的,毕竟是少数。但我们至少可以保有一颗“文青”的心,一点浪漫情怀,一点非功利的追求,一个丰满的精神世界。

作者:钟海帆 发表日期:2022年06月25日 来源:汕头日报
(版权声明: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,未经许可,严禁擅自转载、复制、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,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。)
下一篇:益安街14号
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