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华网 > 艺苑

具备深刻的美学内涵

磅礴多姿“抱石皴”

  第一次知道傅抱石先生的名字,是1990年到北京出差,知道人民大会堂大厅悬挂他和关山月先生合作的一幅巨作《江山如此多娇》,毛主席还给题了字。90年代初嘉德春季拍卖上,一幅傅先生的《丽人行》手卷,深深吸引了我的眼球,因限于财力,无法从拍卖会上购得此心仪的收藏品,但从此,我成了“傅粉”,开始追寻傅先生的墨宝。

  傅先生的人物画,从明先贤陈洪绶人物变化而来,加上日本绘画和高古游丝描的影响,一直是我崇拜的佳作。傅先生的山水画,独特的“抱石皴”名动天下,比人物画更知名!说来也奇怪,傅先生笔下的山水和人物画,我反而更加喜欢傅先生的人物画,无论是传神、线条、造型、设色、背景,均无可挑剔。至于山水画,反而总觉得他笔下的技法(抱石皴)并未超越江苏另一大师钱松嵒先生笔下的山水画(屋漏痕)。傅先生的抱石皴山水,气势虽磅礴,但怎么看也不如钱先生的厚重,好像是一个产品成型而未完全成熟就上市了的感觉,皴、擦、散锋等技法用笔,未至炉火纯青。

  我本人认为傅先生艺术的意义离传统远,离当代近。探究其技法的意义远不如美学意义深刻。这点类似黄宾虹先生,即“行动绘画”的样式在水墨领域的最早的非自觉性的实践。所不同的是:黄先生由传统而来的DNA更强烈,与传统血肉相连。

  今天,傅先生的作品备受艺术界收藏界热捧,拍卖会上一尺论以N万计,原因有二:一是作品质量好,二是传世作品特别少。拍卖界的人士总是铁板钉钉认定,傅先生一生传世作品不会超过1500-2000张。关于第一点我深表认同。至于第二点说法,我就纳闷了。不去计论傅先生在民国时期是否要卖画养家糊口,也不讨论傅先生是否把早年的习作全撕掉,更不论傅先生作画速度的快慢,简单计算,就从1940-1965年,不论尺寸大小,每年应该也有100-200张吧,总数也得几千张吧?另,有人强调傅抱石先生早期因为居家条件原因,在民国时期无写大画,这个说法本人不敢苟同:在家画不了不可以在别的地方画?出钱的人家不能请他去宽敞地方创作?

作者:陈小峰 编辑:胡晓娜 发表日期:2022年06月19日 来源:汕头日报
(版权声明:版权归汕头融媒集团所有,未经许可,严禁擅自转载、复制、改编汕头融媒记者新闻作品,违者将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。)
粤公网安备 44051102000133号